信仰在空中飘扬

那些诚挚的人可能知道我的信念,那就是艺术崇高的任务……
——弗里德里希·威廉·尼采

那些诚挚的人可能知道我的信念,那就是艺术崇高的任务…… ——弗里德里希·威廉·尼采 当商品拜物教的幽灵在当代审美文化语境中游荡,所有人仿佛都需要某种信仰,作为一个与绘画结下不解之缘的人,艺术就是我的信仰。 信仰应该是单纯的,有信仰的人很幸福,因为他知道自己所做的事有意义,心甘情愿,以苦为乐。然而,这条通往艺术圣境的朝拜之路曾经隐秘难寻,是质朴的初心和庄伟的艺术之美照耀了我前方的路,成为我这个信徒心中不灭的明灯。这就是为什么我那么执着地描绘人物,描绘高山和大海。 初拿起画笔,接触美术,稚嫩的小手抓着笔在白纸上涂涂抹抹,勾勒着纯真的双眼看到的美好,描绘着想象中的世间万物。 渐渐地,从无知到懵懂,甚不懂得西方油画和东方水墨的精髓,却在冥冥之中被由衷的吸引。没有复杂的功利心,只是单纯的热爱,从石膏几何体开始了童子功的练习,一遍一遍,不厌其烦…… 直到考上岳阳第二师范学校,才开始了比较系统的专业学习,从小的石膏静物到长期的静物组合,从小色稿到大作品,从临摹到写生…… 三年的学习生活一晃而过,充实中带着愉快,愉快中带着压力,有压力是因为对未来的不确定,不知道毕业后该何去何从,因为对外面世界有所向往,我不甘毕业后回家乡去工作,去过那种一眼就看到生命尽头的生活,那不是一个追求艺术的人想要的未来,于是我萌生了想考中央美院的念头。 但我从不敢告诉任何人,怕别人嘲笑,怕希望落空。只能自己默默地准备,辗转家乡的各个考前培训班学习。那个时候身边有从北京学画回来的同学,水平明显提高,画得特别棒,在羡慕的同时我也带上父母给的一千块钱直奔北京,去追求我多年的内心所向。火车上,沿途的风景固然动人,可是在我心里,更加美好的是我离梦想中的央美又靠近了一步。 现在回想起来,很感激那个年少有梦的自己,也很幸运自己拥有一颗敢想敢做的决心! 如今已是我来北京的第十五年,期间复读三年,央美四年,其余时间我一直奋斗在考前教育一线,在小泽画室送走了一批又一批的学子,帮助了一个又一个的美术生实现了他们的梦想。 对美术生来说,灰尘和颜料只是表象的烦恼,而他们的身体却要承受很多不为人知的痛楚,有种感觉叫画得胳膊都抬不起来,有种累叫那些年排队洗过的调色盘,还有永远跟不上的睡眠。 这是一段艰苦坎坷的旅程,不得休息,不得抄近路。直到爬过漫长阴暗的狭路,走上光明宽广的坦途,想象和创造力才能不再受到条律的束缚,同视觉景象合二为一。 这么多年在艺考路上一路闯关过来,从自己考学到教学生考学,每年不变的是从四月开始每天都是紧张地等待着,等待美院发放通知书。艺考改变了我很多,它也改变很多人的命运。偶尔我会去母校央美转转,带上我的爱人、我的孩子,踩在灰色的地砖上踏实感依旧。 曾经美术对我来说是兴趣、是学业,如今教师的职业于我是神圣、是幸福。因为在教学生去感受美的同时我也在享受着美,生活也变得更加有味道!先进不变的是画画一直是我的信仰,现在的我,更像一个虔诚的穆斯林信徒一样,恪守着古而纯洁的教义,把教书育人当作我每日的祈祷和礼拜,带着我的学生们用信仰和意志力挑战着每一次成功和失败,我相信,只要我们真诚,心中的梦想之花终将完好绽放!

杨飙
2016年4月 写于小泽画室


高考学率

100%联考考学率
93%重本考学率
65%央美清华考学率

名师任教

央美教师任教
全国名师任教
央美清华状元任教

一站考学

考学规划
考前模拟
带队考试
志愿填报